Lillia的全年份夏日

上一篇 下一篇

上次来到香港是15年2月。距今已过去一年半载。期间经历了种种事情,包括大的节日,春节,不曾停下休息。每个需要喘息的时候都发生了这样那样意外的悲伤的痛经的事情。压力伤痛和疲劳盘踞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仿佛自己就要压垮。
跟母亲来的那次,回想起来更多是由着性子到处走,不紧不慢毫无条理。身子同内心都很缓慢。这次同男友前来,心里对此已有概念,可以有把控的控制旅行节奏。但整个人尚在重负之中不曾喘过气来,眉心紧缩,却又毫无办法。
工作上期待进步和遇人不淑,与母亲的关系由于开始恋爱而恶化,为了结婚而小心翼翼处处盘算未来,开始思考自己以后去处种种,盘踞在心头,如同一汪死水,看不出变化。
到达hk时已是午夜,后坐1小时大巴到铜锣湾,由于习惯不同发现坐错站。和Q先生两人走在无人的街头,心头的慌乱到达顶点。心想着怕是再也支撑不住了。这时候Q先生开始发挥作用起来,让我慢慢发现我也要学会放下和信任别人。
第一天虽行程紧凑,步行了许多去处,最后一程两人从太平山顶徒步下来。虽说路上没有人下山坡路极陡,但沿路看到的香港小夜景,中环多金人士的生活,让我突然感觉自己像极了香港电影里的路人甲,每一处场景都充满了浪漫的复古的香港味道。这样温吞静谧的,我慢慢舒展开来。晚归后独自吃栗子蛋糕,突然感慨了这时间的经历像极了这栗子蛋糕的卖相,普通的复杂的难看的样式却隐藏了需要细细品味的绝佳质感。

评论
©Lillia的全年份夏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