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lia的全年份夏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晚上坐公司大巴回家路上,总会在望京西盘桥时路过别墅区。尽在眼前却是不可靠近的距离。我经常在路过时幻想这里面是什么人过着什么样的生活,那房子装潢怎样,女主人又有什么品味。我没过过那样的生活所以其实也完全想象不到。但是说来也怪的是从来没羡慕向往着。认真的看过去,今天想起来坐在我旁边的同事,说起房子,似乎倾尽了她的财力辛苦她的隐忍她独自的付出谈论着房子的大小位置收益等等,仿佛是她创造的腹中之物,她辛苦的结晶般炫耀自豪。说起她闺蜜新买的别墅拿出手机翻出视频让我看,那种欲望,我完全没有且无感。曾经一度觉得,是不是,别人或者正常人生活的状态,追求的东西我也应当有,活得像个正常人,房子车子结婚孩子,尝试着像他们一样规划人生,变成一个没有动力解开的死结。又或者想过为什么没有这种欲望,是没有物质欲望吗?似乎也不是,好像在人生中没有人教过也尚且感觉不到匮乏感,亦或是说没有认为这一处固定的住所是人生中必须存在的那一个。于是乎每每和同事谈起那些人生中的必须,当表现的不认同或无所谓时看到对方惊恐的眼神或者说出什么回答,彷佛我说的话,是对他们人生的否定一或者对方惊讶于怎么会有这样一个nerd 坐在自己对面呢。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觉得自己是群体里那个非常奇怪的存在,经常被人说太敏感和情绪化,一种不置可否的同情怜悯兼之包容的态度,我因此怀疑自己和自卑,一直挣扎在企图过一个正常人应有的状态和逃避放任中。我到底应该怎样成了自己解不了的难题。最近几近崩溃的工作适应和工作中问题的大难题又让我再度陷入自我怀疑和否定的漩涡,选择休一个像他们说的懦弱的假,旁边的同事再度问我是不是决定走的那一刻心里突然就放松了。没有完全没有好吗,用内心的os回答她为什么大家总是试图以自己笃定的那个经历蜜汁自信的去评判别人的人生?而实际上却完全不懂对方在想什么?我不懂这种对等的交流现在是不是还存在

评论
©Lillia的全年份夏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