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lia的全年份夏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午夜的宠物医院,是充满了仓促和无可奈何。来挂号的人们,眼里或充满了焦虑或是泪水。动物们的嘤嘤声可以清晰的在医院的楼道里回响。紧急的状况在这里或多或少被缓慢下来。不能表达的宠物们,很多时候只能通过我们观察的蛛丝马迹或是医生的经验来判断。

带着神乐急匆匆的来,是在距离过年回家还有3天的凌晨。因为难受已经丧失了对外界环境保持紧张的攻击性,神乐张着嘴难受的呼吸着。

我看着她希望那个承受着痛苦的是我多好。起码能说出来到底是怎样,可是夜晚过去了仿佛许久,医生似乎也用尽了他所有领域内的书本知识以及临床经验,不知道为什么神乐还是依旧在难受着。其实总体来说我对神乐的爱远不及伊丽莎白,毕竟伊丽莎白是我曾经救助过走过难熬的岁月的猫。可是一旦她生起病来还是发现自己无时不刻的焦虑,盯着她看以及只能拍拍她帮她缓解痛苦。

评论
©Lillia的全年份夏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