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lia的全年份夏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守护是件很神奇的事情,就像我越来越不清楚到底是我在守护伊丽莎白还是伊丽莎白在守护我。

伊丽莎白开始跟着我的时候大概已经有3、4个月那么大了,当时觉得只有两个月再加上他的腿断了就宠爱的不行,或者硬要说是他自己争取得到我的呵护。因为我本身在27岁前没有养过猫或狗在日常看待他们时流如同置身事外的影像,没有太多的感情。那时候同屋的两个室友应该对他更好吧,可不知道怎么的他只有在面对我时才会显出特有的活泼。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也是常有的事。虽是如此,他的脾气也让人琢磨不透。需要保持很多的距离不能摸也不能抱,会生气,但是我不在的时候又会好像在等我一样守在楼梯口。就这样到了大概半岁时,我一个是也换了住所一个是他也变大了些许,每晚睡觉时开始等我躺下熄灯后就会卧在脚边睡觉,刚开始我超级开心,可是虽说是脚边他却从来不挨着我,我摸他一下还是会走开。我俩流如同生活在房间里需要靠生存本身才能连接在一起的两个生命。并没有什么像故事一样的特别契机我就那么一天天的喂他给他铲屎,他就越来越像我身边形影不离的那个人。晚上睡觉总要在我身边或者就算不睡也要趴在旁边守着我,早上7点半会偷偷的跑过来看我如果发现我醒了就会撒娇的小小的叫一声然后蹭蹭我。如果我一直没醒就会偷偷的闻闻我看我是不是挂了。每次回家就会来门口接我,如果去了特别远的地方回来就会不管多挤也得靠着我睡才行。我开始有了一个非回家不可的理由,变的温和而普通,不再向往夜晚的游玩,也变得不喜欢探险。

评论
©Lillia的全年份夏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