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lia的全年份夏日

上一篇 下一篇

他在附近徘徊良久,始终保持着害羞和些许警觉。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最终还是执拗不过困意和床的舒适,忍不住跑上床来卧在我身边安静睡去。拿手抚摸也再无反抗的力气,却也在昏迷不醒的片刻仍然舔舔我刚摸过的地方。如此的拒人千里,又含情脉脉,简直可恶的欲罢不能啊。

评论
©Lillia的全年份夏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