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lia的全年份夏日

上一篇 下一篇

脊椎最近时长伴随疼痛。

半夜伊丽莎白一直露着脑袋看着我咿咿呀呀的叫,我知道他在试图叫醒我跟我一起玩耍。

昨天喝了些酒一整天抽空看完了最好的时光,和L聊了些最近的事情和他的一些想法。

夜晚在有限的时间里梦到他,内心怅然。无法睁开眼睛在黑暗中冥想,酒精让我头疼欲裂。然而睡去的心里还多少有些落寞。

这样的一个人,我应该终究是已经过了。认识了那么多年,直到内心渐渐放下才可无话不谈,畅所欲言。聊天的内容反而比以前要多了。梦到他最终从你的生命里经过了,醒来后仿佛觉得不知未来何时将发生。

人生苦短。

在北京到第五年,活得渐渐明白些了,觉得开始可以过些舒坦日子,但感觉自己疲惫了仍旧会念起年轻时没有钱只有那股热络劲。

如果那样的时光遇见恰好的你,那么故事也许会不太一样。虽然现在也很好,但我们都不是那么年轻了。


评论
©Lillia的全年份夏日 | Powered by LOFTER